軍工,ESG投資的蜜糖還是砒霜?

妙盈研究院2022-03-25
#ESG投資#軍工#社會分類法

在俄羅斯-烏克蘭持續的緊張局勢中,西方世界的金融機構發現自己處於一場關於如何在ESG投資背景下看待軍工行業的辯論中。炸彈、槍支和彈藥並不是典型的ESG投資。

武器製造商與煙草和賭博公司一樣被排除在ESG基金之外,但投資基金正在重新考慮。挪威1300億美元的石油基金長期以來一直禁止投資那些活躍於製造核武器部件的公司,導致它將一些大公司,如空客、波音和霍尼韋爾拒之門外。

然而,伴隨著社會對國防態度的改變,北歐地區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資產管理規模接近1000億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SEB投資管理公司(SEB IM)宣佈,取消之前的禁令政策,允許其旗下100多隻基金中的6隻投資於軍工行業的股票,從2022年4月1日起生效。這6隻基金有50.8億美元的規模。SEB IM發言人指出,"SEB IM認為,對軍工行業的投資對於維護和捍衛民主、自由、穩定和人權具有關鍵意義"。SEB IM發言人說,政策的改變也反映了它的一些客戶由於烏克蘭的戰爭而對該行業的看法。

表 1.可以投資軍工行業的SEB IM基金

來源: SEB IM, Refinitiv Eikon

俄烏緊張局勢已經導致軍工股價的大幅上漲。Refinitiv美國航空和國防指數,旨在衡量美國航空和軍工行業公司的表現,從年初至今的漲幅為8.4%,而同一時間段內,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了7.4%。美國是世界上國防開支最高的國家,而Refinitive美國國防指數的成分股包括雷神公司、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波音公司、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通用動力公司等著名公司。

在德國宣佈將其軍費支出立即翻倍至1000億歐元(1130億美元)之後,德國國防指數今年以來強勁上漲了37%。從現在開始,其軍費開支將超過北約組織的目標,即2%的國內生產總值,這是自冷戰結束以來從未達到的數位。

圖1 過去一年Refinitiv美國航空和國防指數的表現(藍線)與標準普爾500指數(黃線)的對比(截止2022年3月18日)

來源: Refinitiv Eikon

世界線在悄然變動...

1. 對軍工更有利的ESG社會分類法

通常被認為有爭議的武器,如生物、化學和核武器,都受國際條約的約束,並已被全球大多數國家簽署和批准。這些公約通常禁止開發、生產、獲取、儲存、轉讓和在武裝衝突中使用造成殺傷性的武器。

在下表(表2)中總結了部分國際公約和其內容。

表2.關於禁止使用某些武器的部分國際公約

來源: 歐盟委員會可持續金融平臺

然而,這些公約並不涉及對這些有爭議的武器的投資問題,包括對其開發、製造、銷售和/或購置的投融資。在一些全球性和區域性的ESG準則和監管里,對武器的處理方法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總結如下。

表3.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UNPRI)和歐盟可持續金融披露條例(SFDR)對有爭議的武器的處理方法

來源: 聯合國,歐盟委員會

總的來說,絕大多數國家沒有或只有非常有限的法律框架來規範對武器的投資。在ESG投資界,仍然缺乏精確定義的規範來約束對武器的投資行為,這導致目前投資機構和基金經理根據客戶需求和自身的道德價值觀,採取不同的投資政策和方法。

"社會分類法 "(Social Taxonomy) 的設定是為了界定哪些活動對社會有積極貢獻,哪些活動沒有重大危害,哪些活動有危害。致力於可持續投資的相關方期待即將出臺的歐盟社會分類法可以更好地定義對武器投資行為的規範,但他們可能會感到失望。可持續金融平臺(The Platform on Sustainable Finance),歐盟委員會的一個常設專家小組,於2022年2月發佈了關於社會分類法的最終報告。在報告中,建議將有限的有爭議的武器清單,即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律條約,如日內瓦公約,視為社會分類法的 「有害活動」,也就是等同於已公佈的環境分類法中對燃煤發電的定義。

然而,報告省略了對更多常規武器的界定準則,為未來進一步的解釋留下了空間。我們發現之前的草案中有一個與武器有關的段落後來在正式稿中刪除: "對其他軍備的投資,例如容易被童兵使用或出口到衝突地區的軍備,可能被視為對社有害,就像開發不能被人為控制的致命性自動武器一樣"。根據可持續金融平台調查員Antje Schneeweiß的說法,報告中被刪除的段落與俄羅斯-烏克蘭現在的緊張局勢無關,而且在局勢升級之前很久就已經做出了改動。

我們預計在即將到來的歐盟社會分類法中會有更具體、更明確的定義,以規範和許可國防用常規武器。

"這次入侵表明,擁有強大的國防是多麼重要,"德國國防工業遊說團體BDSV的負責人漢斯-克裡斯托夫-阿茨波迪恩說。"我呼籲歐盟承認軍工行業對ESG分類法下的'社會可持續性'的積極貢獻"。

全球將歐盟視為ESG分類法的標準制定者。現在,烏克蘭危機正迅速在ESG領域產生意外的效應。在此壓力下,歐盟需要在未來的社會分類法中對軍工行業樹立更明確的立場,並建立一個全面和共同的認知來定義什麼是「社會可持續的活動」。

2. 關於國防開支的新思潮觀點可能對軍工行業產生新的影響

自衝突發生以來,美國和歐洲對烏克蘭表現出了壓倒性的支持,他們對援助武器的財政支援就是證明。

歐盟將首次為購買和交付武器提供資金。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3月11日表示,除了俄烏衝突后已經撥出的5億歐元之外,歐盟領導人將進一步提供5億歐元,資助烏克蘭軍事裝備。這一消息是在德國政府表示將向烏克蘭提供致命武器之後宣佈的——打破了長期禁止向衝突地區輸送此類武器的禁忌。

同樣,美國總統拜登預計將承諾向烏克蘭提供超過10億美元的軍事援助,其中包括更多美國稱烏克蘭人最需要的軍事裝備:反裝甲和防空系統,包括"標槍"和"毒刺"等便攜式防空武器。

支持烏克蘭的民眾遊行

圖源:Unsplash

新的時代潮流已經突破了許多軍事支援的禁忌,並可能在新的軍備競賽中增加各國的國防預算。這也可能會滲透到銀行和基金經理對軍工行業的看法。在烏克蘭-俄羅斯衝突之前,歐洲的 「社會分類法 」提案草案中,軍工行業(就化學和生物武器而言)與賭博和煙草被歸為有害,因此,可能不具有社會可持續性。

歐洲銀行和資產管理公司的普遍態度在涉及武器問題時一直非常保守。去年早些時候,德國的巴伐利亞銀行決定不再與軍工公司發生商業往來,與軍工占營業額20%以上的公司切斷業務關係。德國國防工業貿易機構發現,超過三分之一的成員在銀行面臨很大的難題,如拒絕提供一系列標準服務或出口保險。ASD(歐洲國防工業貿易協會)秘書長Jan Pie,列舉了德國、芬蘭、比利時、荷蘭和瑞典的銀行與軍工企業切斷聯繫的例子。

在斯德哥爾摩上市的薩博公司(SAABb.ST)為國內外軍方製造戰鬥機、潛艇、感測器和其他產品。該公司的首席財務官Christian Luiga說,像他們這樣的公司正在受到投資者、銀行和供應商對ESG問題的擠壓。作為斯德哥爾摩證券交易所唯一的軍工企業,一些基金對投資於他們的股票比較猶豫。

我們看到這種態度隨著政府高層對本國國防開支和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的支援而改變。與俄羅斯接壤的波羅的海三國,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和立陶宛,將立即受到北歐國家對軍工及ESG的態度的影響。SEB和瑞典銀行在20世紀90年代進入拉脫維亞,現在持有該國50%以上的存款。

限制常規武器製造商及涉及相關業務的公司將影響歐洲的自主性。在當前能源、邊境和商業獨立被視為最重要和最緊迫的環境中,將軍工定義為非ESG的傳統可能很快會被重新審視 - SEB剛剛邁出了第一步。

參考連結:
SEB投資管理 - 我們的可持續發展方法:https://sebgroup.com/about-us/our-business/our-divisions/seb-investment-management/our-sustainability-approach
紐約時報 - 俄羅斯的戰爭促使人們宣傳"對社會負責"的軍事儲備:https://www.nytimes.com/2022/03/04/business/military-stocks-russia-ukraine.html
歐盟委員會可持續金融平臺 - 社會分類學最終報告:https://ec.europa.eu/info/sites/default/files/business_economy_euro/banking_and_finance/documents/280222-sustainable-finance-platform-finance-report-social-taxonomy.pdf
責任投資者:https://www.responsible-investor.com/armaments-cannot-be-classified-as-social-in-taxonomy-says-rapporteur/
https://www.ft.com/content/c4dafe6a-2c95-4352-ab88-c4e3cdb60b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