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妙盈研究院文章詳情

玩具遇上可持續,「樂高」們的應對法則

妙盈研究院2022-05-31
下載報告
分享

幾乎每個人的童年都離不開玩具。而在這個領域,又少有比樂高更加成功的公司。這個來自丹麥的玩具巨頭成立至今已有八十個年頭。

樂高實際上只有積木一種產品,兒童通過積木搭建多種多樣的建築、人物形象等,打造屬自己的「樂高世界」。2014年樂高超越競爭對手孩之寶(Hasbro)和美泰(Mattel)坐上全球最大玩具公司的寶座。即使業務受到疫情影響,2021年樂高的業務仍然實現了高增長(營收同比增27%,淨利潤同比增34%)。

樂高的產品除了能夠吸引一代又一代的兒童消費者,還有可觀的成年人受眾群體,這為公司穩健的財務表現提供了根本的動力,2021年樂高的經營利潤率高達31%,相比之下美國最大的玩具公司孩之寶(產品有變形金剛、馬鈴薯先生、培樂多等)的經營利潤率僅有12%,而芭比娃娃生產商美泰公司的經營利潤率也僅為13%。如果看淨利潤,2021年樂高的淨利潤是美泰的兩倍、孩之寶的五倍之多。

樂高的增長並未因為疫情影響而放緩。公司對零售增長信心十足,2021年樂高新開門店165家,2022年計劃新開店150家,年底樂高的門店數量將較2020年665家門店的總數增長近50%。

過去三年,樂高大舉開拓中國市場,無論線下門店還是天貓和京東等電商平臺均表現良好,營收實現兩位數的增長。在過去三年樂高新開的449家門店中,接近四分之三的新店都在中國。樂高借鑒中國經典“孫悟空”還為中國的消費者定制了“悟空小俠”系列。目前,公司正在四川建造中國首座樂高樂園,計劃2023年10月開始營業,上海和北京的樂高樂園,預計2024年開始營業。

同時,樂高正積極擴大自身在數字平臺的影響力。最近,樂高宣佈將大幅擴招軟件工程師,該崗位員工數量增至原來的三倍。樂高計劃在2023年底之前招聘1,800名軟件技術人員,除了現有的倫敦和上海軟件開發中心之外,樂高今年四月也將在哥本哈根設立數字中心,增加400名軟件技術人員[1]。

 

玩具也要可持續,玩具公司做了什麼

樂高的財務表現讓同業望其項背,那麼,在可持續方面是否也能有突出表現?實際上玩具行業和其他眾多行業一樣,面臨諸多可持續挑戰:

多元包容:芭比娃娃曾被批推崇身材出挑的白人女性形象,於是美泰公司在2015到2019年推出了多種身材、膚色、髮型和職業的芭比娃娃形象,證明其對多元化和包容平等的重視。

供應鏈承壓成本升高:今年四月,孩之寶公司表示因俄烏衝突而暫停俄羅斯業務讓其承受巨大損失,此外,全球一些地區疫情反彈,公司不得不暫停部分工廠的生產,最終做出了漲價的決定。

氣候變化:樂高已經計劃在越南建造其首個碳中和工廠。此外,為人樂道的中國玩具新秀泡泡瑪特也表示公司目標是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與國家的目標一致。

本報告將分析樂高環境(包括碳排放)、社會和治理方面的政策和舉措,並與其他部分玩具公司對比。

表:樂高和同行玩具公司

*摘自各公司2021年年報 來源:妙盈科技

 

樂高和主流玩具公司表現

圖:主流玩具公司 – 營收

來源:妙盈科技

圖:主流玩具公司 – 經營利潤

圖:樂高2017年至2021年盈利情況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圖:樂高不同市場營收占比

圖:樂高“悟空小俠”

圖:樂高新店開業數量(2019 - 2021)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我們選擇美國上市公司孩之寶和美泰,和一年半之前剛剛上市的中國玩具公司泡泡瑪特作為對比。此外,我們還參考了來自日本的南夢宮和加拿大的Spin Master。

報告中有多個對比沒有包含南夢宮。南夢宮是日本大型遊戲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遊戲公司之一。但是南夢宮主要開發電子遊戲(像是風靡全球的“吃豆人”),公司的市值也因此相對更高,不適合與生產塑料玩具的樂高、孩之寶和美泰直接比較。

以下是全球主流玩具公司的市值情況,因為樂高是非上市公司,所以沒有市值,但是通過以下數據仍然可以瞭解樂高競爭對手和玩具行業的整體情況。

來源:Refinitiv,妙盈科技,截至2022年5月22日

來源:Refinitiv,妙盈科技,截至2022年5月22日

來源:Refinitiv,妙盈科技,截至2022年5月22日

 

領先的披露表現

我們發現儘管樂高是私營公司,不會受到投資者影響,但樂高還是2007年起就開始發佈可持續發展報告,而在一年後丹麥議會才決定強制要求國內大型公司披露企業社會責任信息。

公司自2008年起參考全球報告倡議(GRI)的彙報準則進行信息披露。GRI的彙報是目前國際上比較主流的可持續相關披露準則之一。自2009年起,樂高的可持續發展報告都有第三方獨立機構的鑒證。自2017年起,樂高每年還會單獨發佈碳排放報告。公司還從2013年開始每年向非盈利環境披露平臺CDP提交披露。樂高的多個氣候變化披露均被CDP授予最高評級“A級”。

樂高在可持續彙報方面的表現領先,其主要競爭對手之一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孩之寶從2010年開始披露可持續發展表現,比樂高晚了四年。儘管孩之寶從2010年開始向CDP提供氣候變化披露,比樂高早了三年,但是CDP給予孩之寶的評級多為C級,2021年提升至B級,而樂高連續多年獲得A級。雖然樂高的碳排放報告更加具體全面,但孩之寶每年會額外披露“可再生能源表現聲明”和“衝突礦產報告”。

 

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

公司有必要在報告中披露可持續發展目標,制定目標也為公司未來的可持續發展戰略指明方向。在以上四家玩具公司中,我們發現儘管他們都提出以二氧化碳當量為度量單位的排放目標,但是時間線和基準年各有不同

我們發現,在這四家公司中,剛剛登陸港股不到一年半的泡泡瑪特設立的環境目標較為保守。泡泡瑪特的2030年碳達峰目標和國家的目標一致,而這或許也將成為國內公司的底線目標。此外,泡泡瑪特提出的2025年將能耗和用水量較2020年各降低10%的目標也十分保守。

樂高、孩之寶、美泰三家海外玩具公司都披露了溫室氣體排放和廢棄物數據,但是能源消耗、水資源使用和包裝材料使用的信息都或多或少有所缺失。

樂高的溫室氣體排放目標是在2032年將碳排放量較2019年降低37%這一目標的適用範圍涵蓋樂高自身運營及其供應鏈。此外樂高比其他三家公司更進一步,其目標得到科學碳目標倡議(SBTi)認證,符合巴黎協定將全球升溫控制在1.5攝氏度以下的目標。

表:玩具公司的可持續發展目標

* 以2019年為基準 ** 以2020年為基準 來源:妙盈科技,公司披露

在廢棄物管理方面,樂高提出了最高的目標,要在2025年實現廢棄物零填埋,孩之寶的目標是2025年廢棄物填埋量減少50%。儘管美泰提出了製造環節零廢棄的目標,但是期望到2030年實現。

總體來看,玩具公司都很積極地制定減少產品和包裝中塑料使用的目標。2021年樂高集團宣佈會在未來三年間投入四億美元加快推動可持續和社會責任項目,包括減少產品、包裝和運營中一次性塑料的使用,和研發新的可持續材料

 

詳解可持續發展表現

樂高認為公司的主要利益相關方包括供應商、授權合作夥伴、生產工廠、客戶(零售商)、消費者(購買樂高產品的個人或群裡,例如家長和看護人)。

樂高的2021年可持續發展報告提供的信息大體符合妙盈科技的可持續發展評價框架,除了生物多樣性之外,這個框架涵蓋了八個環境議題,六個社會議題,和四個公司治理議題適用于樂高。我們發現樂高在污染物和風險管理方面的披露相對欠缺,其公司治理方面的披露質量整體弱於其他方面。

表:樂高披露報告設計的ESG議題

來源:妙盈科技

同時,我們發現樂高的披露細節不夠到位,其在碳排放和員工性別結構方面的披露無法反映公司整體的情況。

舉個例子,樂高公佈了其投資參與的可再生能源項目,但沒有說明這些項目能帶來多少碳減排,而孩之寶則提供了這方面的披露。還有樂高表示其高管中40%是女性,但是沒有披露員工整體性別比例。另外,樂高披露了失時工傷率指標,但是並沒有提供員工的年平均工時數據。這些數據看似微不足道,但卻出現在GRI和歐洲財務彙報顧問工作組(EFRAG)的指引文件中。

 

碳排放(尤其是範疇三排放)

與其他可持續發展事項相比,樂高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方面傾注了更多的努力,每年九月公司都會披露碳排放報告公佈上一財年的碳排放數據。若算上公司的可再生能源使用和購買的可再生能源證書(RECs),2020年樂高電力消耗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約為1,348 噸。

樂高的減排努力在其基於市場和基於位置計算的範圍二排放的巨大差距中,若基於市場計算,即考慮到公司的可再生能源使用,樂高的範圍二排放僅有1,348噸,而以基於位置的方法計算,即參考國家/地區自身的排放因素的估計值,樂高的範圍二排放為103,585噸。

為使數據合理反映排放水平,樂高已表示將從“位置法”轉向“市場法”。據公司透露,其位於中國、匈牙利和墨西哥的工廠均已安裝太陽能板。此外,公司宣佈計劃在越南建成的新工廠將成為其首個碳中和工廠[2]。

表:樂高的範疇一、二、三溫室氣體排放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樂高的範疇一和二碳排放(範疇一,即直接燃料使用排放為21,998噸,範疇二,即電力使用排放為1,348噸)僅占到樂高2020年排放總量的2%。其餘98%的範圍三排放是樂高集團運營範圍之外的間接排放,例如供應商生產原材料、員工通勤、經銷商分銷產品過程中產生的排放。 隨著產量提升,樂高2020年範圍三排放顯著增長,並且帶動總排放增至近118萬噸,儘管公司通過提升能效表現大幅降低了自身運營產生的排放量。

圖:樂高和孩之寶的範疇一、二、三排放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如左圖,即使公司自身運營能耗表現較好,仍不能解決範疇三排放高的問題。尤其是隨著經營活動增加,各環節必將產生更多排放。樂高和孩之寶的範疇三排放分別達到總排放的90%和94%。

為應對供應商的環境影響問題,2021年樂高集團主持召開了首屆可持續發展供應商峰會,號召供應商採取環境保護行動,制定自己的科學減碳目標。得益于樂高的推動,向CDP提供碳排放披露的樂高供應商數量由2020年的60家增加到2021年的80家。樂高希望2022年能夠促使所有碳排放最密集的供應商向CDP提交相應承諾。樂高的目標是到2032年將碳排放總量較2019年降低37%(這一目標已得到科學減碳倡議組織(Science Based Target initiative)的認可)。

圖:各玩具公司溫室氣體排放量和排放強度

*溫室氣體排放強度依據披露數據計算 來源:妙盈科技

我們將溫室氣體排放強度定義為每百萬美元營收產生的二氧化碳當量排放,從上圖中我們發現泡泡瑪特和孩之寶的排放強度相比之下要低很多,可能有以下兩點原因:

  1. 泡泡瑪特和孩之寶的產品定價可能偏高,以營收為基礎計算排放強度時,得到的強度值就較低;
  2. 孩之寶和泡泡瑪特的產品部分使用到諸如金屬等材料,而樂高和美泰的產品主要由塑料製成。

樂高在可持續發展報告和碳排放報告中都披露了排放數據。我們發現可持續發展報告中的碳排放數據存在巨大的局限性。可持續發展報告中的碳排放數值是由能耗數值乘以地區排放因子得到,即基於地區的估計值。

並且,這些數據計算的覆蓋範圍也局限于樂高的五個工廠,而不包括總部辦公室等。這意味著可持續發展報告中的碳排放數值實質上是樂高五個工廠總體的範圍一和範圍二排放。

另外,樂高沒有公開按工廠劃分得細分碳排放量,即每個工廠各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等,這些工廠還不像未來會建成的越南工廠一樣能夠實現碳中和。雖然披露總排放量已經滿足樂高所遵循的GRI排放披露準則(GRI 305)的基本要求,但GRI也推薦公司可以披露依據生產設施、國家劃分的細分排放數值以提升透明度和可比性。

樂高已經明確表示要從基於位置轉向基於市場的方法計算排放來為自己的可再生能源投資“正名”,但是歐洲財務報告顧問工作組的最新發佈的“歐盟可持續發展彙報準則”徵求意見稿要求公司需要同時披露基於市場和基於位置計算的範圍二排放[3],意味著在範圍二排放的披露上,公司可能並沒有“二選一”的餘地。

圖:玩具公司能源消耗強度

來源:公司披露,妙盈科技

 

材料

使用可持續的材料生產對於構建循環經濟至關重要。針對生產過程中使用到的材料,樂高集團披露了以下信息:

表:2021年樂高材料使用情況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樂高從供應商處購進不同種類的塑料顆粒,在自己的五家工廠中講這些塑料顆粒鑄造成型製成樂高積木,在注塑成型和附加材料的製造中還需要用到樹脂[4]。

生產出的樂高積木會被裝在小的包裝袋中,再被裝進包裝盒裡。樂高使用的包裝材料中超過90%都是可持續的,像樂高使用的包裝盒是由紙張和硬紙板製成的,但是仍然有一些包裝袋是由一次性塑料製成的

在2021年,樂高消耗了大約84噸包裝材料,相比2020年增加了23%,採購了134噸樹脂,同比增加30%。這與2021年公司27%的營收同比增長相符合。樂高使用的包裝材料中可持續包裝材料的占比自2018年跌至91%後數年,在2021年再次回到了93%。

樂高正在爭取讓生產過程更加可持續。目前為止,樂高產品中有100多種不同的組件都是使用可持續的原材料製成的。2020年,這個玩具巨頭宣佈將逐步使用紙袋替代一次性塑料袋[5],並且有望在2025年全部的包裝都使用可持續材料。樂高的目標還包括在2030年時所有的樂高積木產品都使用可持續材料製成,去年樂高已經公佈了首款由再生材料製成的樂高原型積木。

 

廢棄物

在生產階段,樂高自己的資料顯示所有注塑機產生的廢棄物都會循環利用[6]。2021年樂高的生產運營一共產生了23,000噸廢棄物,大多數是無害廢棄物並且被回收或循環利用,廢棄物處理流程整體上是可持續的。樂高曾計劃在2016年到2020年五年間將其廢棄物管理效率優化10%。廢棄物管理效率指的是工廠產生的廢棄物數量與生產出的產品盒數量之比。但是最終只實現了5.8%的優化,樂高表示這樣的結果主要是因為產量提高、倉儲系統中計劃外產生的廢棄物等。從2021年可持續報告開始,樂高已經不再披露這項指標。

表:2021年樂高廢棄物處理情況(噸)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樂高力圖在2025年實現廢棄物零填埋,就當前的數據來看,樂高有望達成這一目標。隨著產量提升,2021年樂高的廢棄物產生量同比增加了18%,但是通過填埋方式處理的廢棄物只有115噸,比去年減少了30%,填埋廢棄物只占全部廢棄物的0.05%。公司還決心要在2022年將廢棄物填埋量進一步減少到低於15噸,相當於在去年的基礎上再減少87%。

表:2021年樂高廢棄物處理情況(噸)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儘管通過數據有理由認為樂高以回收和循環利用取代了填埋處理一部分廢棄物,但是同時也發現2021年廢棄物焚燒量同比激增51%,因此推測還有一部分原本是填埋的廢棄物可能被焚燒處理替代。這一變化也導致樂高的廢棄物焚燒量反超填埋量。因此,公司在減少廢棄物填埋之外,對於焚燒這種處理方式也應當引起重視。

在消費端,每年大量閒置丟棄的玩具是整個行業都頭疼的難題,研究稱玩具的平均使用時間僅有六個月[7],並且有80%的塑料玩具最後被填埋、焚燒或者被丟棄最後漂在海洋中[8]。為了應對這一問題,並促進循環經濟樂高在美國和加拿大啟動了“LEGO Replay”計劃(意即“重玩樂高”),消費者可以捐出他們不再用到的樂高積木。自活動2019年啟動以來已收到296噸樂高積木 ,這些玩具被送到美國和加拿大超過67,000名兒童手中。

計算結果顯示,四家玩具公司的廢棄物強度對比與碳排放強度對比反映出的情況類似,泡泡瑪特和孩之寶相對較低,而樂高和美泰更高。

圖:廢棄物強度 – 噸廢棄物/百萬美元營收

來源:公司披露,妙盈科技

 

員工參與度與多樣性

樂高在全球39個國家由超過兩萬名員工。公司稱其致力於打造安全且包容的工作環境,其採取的措施主要有:執行《職業健康與安全政策》來減少意外事故發生、與聯合國婦女署等組織合作,還有一些更具體的措施,像是承擔主要育兒責任的員工,無論在哪個國家和地區工作,都可以享受至少26周的帶薪產假。

在樂高2020年的可持續發展披露中,我們發現,職級越高的管理者中,女性的占比越少。總監級別的管理者有40%是女性,而CXO級別的管理這種只有不到20%是女性。但2021年這個情況有所改善,現在樂高的經營管理團隊(即七名CXO級別的管理者中)有兩名是女性,占比達到29%,相比2020年的18%有大幅提升。總體來看,總監及以上職位的管理者中女性占比過去五年不斷增長,目前這些高管中已有有40%是女性。樂高的董事會也符合多元化的要求,七名董事中有三名是女性。

圖:各級別管理者種女性占比

*報告中數字涵蓋現有的全部合同,包括競業禁止時間段。目前,有七名在職的首席官級管理人員,其中兩名為女性,因此首席官級別中女性占比為29%。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儘管樂高披露的數據能反映其有非常多元化的管理團隊,樂高並未披露全體員工中,女性和少數族裔員工的比例。

樂高正在不斷地使工作場所變得更加安全:失時工傷率從2018年的1.3降至2021年的0.4。失時工傷指的是在受傷當日後至少一天無法上班的情形[9]。0.4的失時工傷率意味著每百萬工時中出現0.4次失時工傷。如果以每年約2,000小時的通用標準和樂高的員工數來計算,2021年樂高共大約發生了15至20次失時工傷事件。

總體而言,樂高能夠使員工在工作中感到安全和歸屬感,這也反映在員工滿意度和生產力指標中。樂高聘請員工和客戶體驗諮詢機構Ennova開展員工積極性調查,2021年樂高獲得了83分的評分,在所有參與這項評估的公司中位列前25%

2021年樂高的員工人均營收額較2020年同比增長了15%,自2017年以來已累計增長38%。樂高的人工平均薪資自2017年以來累計增長了30%。彭博新聞202111月的報道提到,鑒於2021年營收的可觀增長,樂高決定給所有員工額外三天的休假並增加年終獎金[10]。

圖:樂高員工人均營收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產品責任

公司在任何時候都應當將確保產品安全和質量作為首任,尤其是產品的主要使用人是兒童的時候。樂高稱其堅持遵循符合甚至超越國際最高要求的規格和標準來製造玩具產品,已連續12年沒有產品召回記錄

樂高還承諾負責任營銷行為,不在產品營銷中推廣性別等刻板印象。樂高與吉娜·戴維斯媒體性別研究所(Geena Davis Institute on Gender in Media)的研究發現性別刻板印象已經影響到女孩發揮她們的全部潛力。樂高宣佈將不再產品上貼 “適合女孩”和“適合男孩”標簽確保兒童的創造力不受刻板影響的限制[11]。樂高還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面向樂高內部和面向外部各推出了多元化和包容性手冊,以對內指導樂高在內部溝通和產品設計時注意多樣化事項,對外為企業提供在制定市場營銷策略時考慮多樣化和包容性事項的建議。

值得一提的是,樂高也在探索其他方式來對社會產生積極的影響。樂高發起了“Learning through Play”(“寓教於樂”),與位於16個國家的本土和國際組織合作,為需要幫助的兒童提供技能培訓和經濟支持。目前已有超過三百萬的兒童從這一項目中獲得幫助。樂高還推出了在線平臺和在社交媒體上發起活動幫助兒童瞭解如何安全上網和如何應對網絡霸淩的知識。

 

樂高的可持續治理

在過去的一年間,樂高的可持續治理結構保持穩定。在樂高,管理可持續發展事項的責任主要由公司的運營層來承擔,由七位CXO級別的管理者組成的經營管理團隊帶領。然而公司的審計委員會和董事會只負責審議和批准可持續發展數據和承諾。

表:樂高的可持續治理結構

來源:樂高集團,妙盈科技

我們發現,安永此前一份針對近400家上市公司董事會成員的調研指出超過40%公司的董事會全員都擔負著監督氣候相關風險和機遇,以及工作場所多元化和包容性的責任[12]。董事會和各董事會委員會需要共同分擔管理可持續發展事項的工作。這不只有審計委員會,通常還包括薪酬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和風險委員會等[13]。但是,從樂高的年報中,我們暫未發現有證據表明公司內部設立了這樣的委員會。

鑒於公司規模較大,樂高可能會遇到許多披露中沒有提到的可持續風險,像是網絡風險、技術風險。公司的審計委員會或許需要更多參與可持續發展管理工作。此外,在公司當前沒有薪酬、提名、風險委員會來承擔這些責任的情況下,公司可以考慮成立一個單獨的ESG委員會或者是類似的組織來領導ESG相關倡議的推進。

 

實現更好的可持續發展表現

樂高可以在如下方面提升可持續發展表現:

  • 披露的一致性和可比性:樂高的可持續發展報告中的溫室氣體排放數據使用了與碳排放報告不同的測算範圍和方法。有部分倡議項目只在報告中出現過一次就不再提及,例如,樂高2020年推出的推廣安全上網的倡議“Build and Talk”在2020年報告中有提到,但是在2021年報告中沒有再介紹這個倡議的發展狀態和進展。
  • 披露的綜合性:樂高的合作夥伴和消費者能夠通過樂高的報告很好地瞭解公司的在可持續發展方面地進展,但這個報告並不完全滿足監管要求。例如,正在諮詢階段的歐盟可持續發展彙報準則徵求意見稿表明歐盟或將要求公司同時披露基於位置和基於市場的方法計算的範圍二排放,此外還應披露溫室氣體強度、(綠色)產品和服務避免的碳排放量。社會議題方面,徵求意見稿也要求披露按性別劃分的員工人數,和工作時長信息。
  • 平衡關注不偏科樂高對一次性塑料、可再生能源和廢棄物填埋等事項尤其關注。這些確實是對公司發展影響更大的議題,但是在部分所有行業都適用的可持續發展議題上,樂高還需要提升關注,例如員工多樣性(不僅是管理團隊)、供應商環境和社會政策,以及董事會的可持續發展治理職能。

 
參考資料
[1] MILNE R. Lego to expand online ambitions by tripling total of software engineers [J/OL] 2022, https://www.ft.com/content/23b8225c-0abe-477a-a26a-21d048b8430d.
[2] THE LEGO GROUP. The LEGO Group announces plans to build new factory in Vietnam to support long-term growth [Z]. Billund; The LEGO Group. 2021
[3] EFRAG. ESRS E1 Climate Change Exposure Draft [R]: European Financial Reporting Advisory Group (EFRAG), 2022.
[4] THE LEGO GROUP. Category Manager, Resin Procurement - Careers - LEGO.com IN [Z]. The LEGO Group
[5] HIRSH S. Lego Replaces Plastic Bags With Paper Bags In Response to Children's Letters [J/OL] 2020, https://www.greenmatters.com/p/legor-plastic-bags-paper?utm_source=pocket_mylist.
[6] THE LEGO GROUP. LEGO Bricks In The Making [Z]. YouTube. 2017
[7] ALBASTROIU NASTASE I, NEGRUŢIU C, FELEA M, et al. Toward a Circular Economy in the Toy Industry: The Business Model of a Romanian Company [J]. Sustainability, 2021, 14: 22.
[8] EASME. From waste to circular economy – ecoBirdy: A European Toy Story [J/OL] 2018, https://blogs.ec.europa.eu/promotingenterprise/ecobirdy/.
[9] THE LEGO GROUP. 2021 Sustainability progress [R]: The LEGO Group, 2022.
[10] SCHWARTZKOPFF F. Lego Gives Staff Time Off, Bigger Bonuses as Sales Boom [J/OL] 2021,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11-22/toymaker-lego-gives-staff-time-off-bigger-bonuses-as-sales-boom.
[11] GOLDSTEIN J. LEGO Vows to Eliminate Gender Bias and Stereotypes by Removing 'For Girls' and 'For Boys' Labels [J/OL] 2021, https://people.com/human-interest/lego-to-eliminate-gender-bias-by-removing-for-girls-for-boys-labels/.
[12] EY. Four Opportunities For Enhancing ESG Oversight [R]: EY, 2021.
[13] ASHLEY J, LLP T H, MORRISON R V, et al. ESG Governance: Board and Management Roles & Responsibilities [J/OL] 2021, https://corpgov.law.harvard.edu/2021/11/10/esg-governance-board-and-management-roles-responsibilities/#17.
 
 
推薦閱讀
周刊